Meta 元宇宙布局遭遇五重阻力

作者|Chenglin Pua(马来西亚)

在Meta、英伟达、腾讯、字节跳动等全球大公司的元宇宙布局中,Meta属于最积极的一家。Meta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开发元宇宙业务,然而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业务层面,Meta近期均传出诸多不利消息。目前看,Meta在元宇宙领域遇到了至少五个巨大阻力。

诸事不顺的Meta

 

Meta是布局元宇宙最激进的企业,为此投入了许多的资金。但现实是骨感的,Meta近期在元宇宙方面的消息大多是负面的。

2022年11月,Meta对于元宇宙的大投入正引发投资者越来越强烈的失望情绪。Meta的一些大股东正在发泄他们对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管理层的愤怒。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Meta股价下跌了74%。然而许多人都无法阻止扎克伯格对于元宇宙的“孤注一掷”,且该决定目前正在失去华尔街对于Meta的信心。例如负责元宇宙项目的Reality Labs部门2022年前9个月亏损94亿美元,并且2023年亏损还将“大幅”增加。Meta表示,明年的资本支出将高达390亿美元,是2021年的两倍多。

2022年11月9日,Meta宣布正式裁员1.1万人,约占Meta员工总数的13%。这不仅是Meta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裁员,同时也是硅谷众巨头中裁员力度最大的一家。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承认自己在战略上的错误,Meta如今需要为长时间的高速扩张买单,也要继续忍受转型的阵痛。

Meta进军元宇宙是2021年最重大的消息之一。然而目前大多数的消息却是Meta频频在元宇宙领域遭遇栽跟头。

Meta股价走势

阻力一:用户未必感兴趣

 

Meta的Horizon Worlds(Meta推出的一个元宇宙平台)最初的目标是到2022年底达到50万个MAU(月活跃用户),但Horizon Worlds到目前为止只吸引了不到20万用户。自今年春天以来,Horizon Worlds的用户群一直在稳步下降,大多数用户在第一个月后就不再回到虚拟世界。数据显示,消费者可能未必对于Meta的Horizon Worlds感兴趣。

The Verge的一篇报道表示,根据Meta的内部备忘录,Horizon Worlds存在太多质量问题,甚至公司员工也没有经常使用它。Meta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Vishal Shah已将Horizon Worlds置于“质量锁定”(quality lockdown)状态。虽然Vishal Shah承认元宇宙的潜力,但他表明目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有内部员工曾表示,Horizon Worlds里的小世界只有9%的小世界访问人数超过50人,而大多数的访问者为0。不到1%的用户正在构建自己的小世界。Meta对514名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中,人们表示他们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小世界,也找不到太多可以互动的人,头像也看起来很假,主要原因是没有腿。

2022年2月,Meta曾表示HorizonWorlds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30万,但此后一直没有再更新数据。

阻力二:元宇宙竞争正在升温

 

根据IDC的数据,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VR头戴设备同比增长32%,Meta继续以86%的份额保持市场领先地位,而中国的Pico(2021年被Tik 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收购)拥有8%的市场份额。鉴于当前的宏观背景,预计2022年全球销量将保持平稳,IDC预测到2026年的总出货量将从2022年的1080万台增加到3100万台。

图片来源:Seeking Alpha

在2022年第二季度结束时,Meta Oculus Quest 2占VR头显累计出货量的大部分,为1720万部,而总数为2070万部。显然,Meta目前仍然是VR设备市场的主导力量。市场预期Oculus Quest 2在2021年能够售出800万台的设备。从累计数量来看,Oculus Quest 2的销量达到了市场的预期。

图片来源:Seeking Alpha

成功伴随着竞争。MacRumors的报道表示,苹果计划在2023年推出其AR/VR头显,售价可能高达2000美元。近年来,苹果一直在招聘AR/VR领域的人才,并收购了该领域的多家公司。据传,这款头显拥有两个M2处理器、4Kmicro-OLED显示屏,具有虹膜扫描、面部表情追踪等功能。而另一方面,索尼将于2023年初推出其PSVR2,价格可能与PS5游戏机一样高。目前有超过20款来自1P(first-person,第一视角)和3P(third-person,第三视角)游戏开发商的游戏正在开发中。尽管之前的PSVR花了八个月时间才达到100万台销量,而Meta Quest 2第一季度销量为280万台。但因为其改进了眼球追踪、振动和移动镜头等功能,索尼对其VR头显的新设计仍然对Quest系列产品构成威胁。

作为连接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最要的桥梁,VR设备也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此领域的竞争也会变得越来越激烈以及白热化。Meta虽然现在保持着领先,但未来如何面对来自强大对手的攻击,对于Meta而言会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阻力三:疲软的广告业务

 

2022年10月27日,Meta发布了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美股盘后,Meta股价暴跌了近20%,这使得Meta的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了800亿美元。2022年以来,Meta的股价已经跌去了超过60%。

只看日活跃用户和月活跃用户的话,第三季度这两项数据分别上涨了3%和2%,使得Meta的总用户数达到了历史新高。营收277亿美元虽然同比下降了4%,但也高于预期。但第三季度Meta的支出飙升了19%,使得利润率同比暴跌了52%。

Facebook近两年日活跃用户

图片来源:Statista

Meta第三季度关键营收数据

图片来源:Meta

广告是Meta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第三季度占比98.28%。因此,活跃用户数量对于Meta的营收是一个关键指标。尽管用户总数有所增加,但由于通胀和利率不断上升,企业纷纷削减广告支出。Meta报告称,自2021年以来,其每则广告的价格下降了18%,并可能陷入衰退。第三季度,Meta的广告收入同比下降了3.7%。

除此以外,苹果隐私政策和TikTok的流行都让Meta的外部竞争更加激烈,这也是此前Meta转向元宇宙方向的重要原因。

扎克伯格在电话会上表示,公司正在通过投资一些新产品克服挑战,包括增加算法推荐内容的比例和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推广短视频产品Reels。扎克伯格表示,人们每天使用Reels的次数达到了1400亿次,比6个月之前增加了50%。但扎克伯格也承认,推广Reels让公司的收入受到了损失,因为公司从短视频产品中赚钱的难度仍然大于从其他产品中赚钱的难度。他预计,在未来10至18个月内,这种情况会有所转。

广告业务是Meta公司的金母鸡。目前Meta在元宇宙能够大手笔的投入也是仗着广告业务的支撑。然而随着广告业务的放缓,或许未来Meta也没有来源给元宇宙投入“续命”。广告业务的放缓在未来或许会成为Meta布局元宇宙的一个阻力。

阻力四:高管的不断出走

 

自Meta进军元宇宙之后,其高管层持续面临人事变动,裁员、冻结招聘、高管离职不断发生。

2022年以来,Meta AI研究副总裁Jerome Pesenti、Horizon副总裁Vivek Sharma、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Meta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Amin Zoufonou、首席产品设计主管、副总裁Margaret Stewart等高管相继离开Meta。上述人员中有不少人已在Meta工作十年以上,Sheryl Sandberg甚至是Meta里仅次于扎克伯格的二把手。

为了缩减开支,Meta通过重组部门进行裁员。与此同时,Meta暂停向应聘者发放新职位、招聘和内部调动。而投入元宇宙怀抱的同时,Meta似乎并没有得到内部员工的理解。有外媒表示曾对1000名Meta的员工调查发现,42%的员工不清楚公司的元宇宙愿景。

对于Meta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今年以来高管的频繁出走或许也出于对Meta激进进军元宇宙的不信任。

阻力五:不断上升的元宇宙成本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在2021这一年内,微软、英伟达等科技巨头纷纷宣布自己的元宇宙未来发展战略。Meta自从改名之后,也大手笔投入元宇宙的业务当中。然而到目前为止,许多金融分析师以及股东对于Meta不断上升的成本和支出感到越来越恐慌。而冰冷的现实却是负责元宇宙技术的Reality Labs尽显颓势,让人们对公司乃至整个领域发展的热情快速降温。

2022年第三季度,Meta收入同比下滑4%至277亿美元,利润则暴跌52%至44亿美元。Reality Labs收入同比下降近50%至2.85亿美元,2022年已累计亏损94亿美元。但Meta对此根本无动于衷,在财报中表示,预计Reality Labs 2023年的亏损还将同比大幅增长,因为公司将加快对该部门的投资步伐,以更早实现长远的收入目标。

投行Jefferies Group分析师Brent Thill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问道,为什么Meta会倾向认为元宇宙这样的实验性赌注会得到回报?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有信心投资能在这个领域发挥作用,每一项改进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虽然扎克伯格对元宇宙表现出莫大的信心,但是市场和股东未必会买单,因为投入的成本太过于巨大且没有止损的现象。

在最近的采访中,扎克伯格承认他为元宇宙打了一个长期的赌,预计未来几年不会赚到钱。但他也仍有信心,品牌重塑在最开始会非常消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Meta会逐渐改变这种局面。

2023年,Meta还将发布一款VR头显Quest 2的后续产品。不同于最近发布的售价高达1500美元的Quest Pro,这将是一款消费级产品。但Quest的销量前景并不太乐观,尽管它已经是全球范围内销量最高的VR一体机。此前Meta采用了硬件补贴的方式销售Quest系列,但这项政策已经在今年7月取消,Quest 2的售价提高了100美元。

在扎克伯格的规划中,元宇宙是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重要战略,正如10多年前,iPhone初代上市、移动互联网取代PC互联网一样。但到目前为止,Meta的元宇宙看起来仍然十分初级,也并看不到任何在短期内盈利的可能。

本资讯链接: - 雷电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 01区块链 投稿,不代表 雷电财经 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内容及插图归源作者所有。文章为源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雷电财经 立场。
温馨提示: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删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