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裁员令H-1B签证持有者着急忙慌找工作-市场参考

美国科技公司大规模裁员导致数百名H-1B签证持有者几乎没有时间找到另一份工作。这些持有临时签证的人已经在美国生活多年,一直在等待获得永久公民身份。

现在,他们将不得不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科技工作者一样,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劳动力市场上疯狂地寻找工作。H-1B签证持有者如果失业,在没有找到新雇主为其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只能在美国合法居留60天。如果他们在解雇后最终无法找到工作,将不得不离开美国。

许多人表示,遭遇解雇之后,他们从原来的公司那里得到的就业指导根本不足。

长期以来,美国科技行业一直依赖H-1B签证项目来满足对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等专业领域人才的需求。彭博社对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数据的分析显示,亚马逊、Lyft、Meta、Salesforce、Stripe和Twitter在过去三年里招募了至少4.5万名H-1B工人。Meta和Twitter员工汇编的报告显示,仅这两家公司的最新一轮裁员就影响了至少350名H-1B工人。

这些人有抵押贷款、学生贷款和正在上学的孩子。与此同时,许多大企业都冻结了招聘,招聘活动在节日期间通常会放缓。

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绝望的求职者开始求助于他们的专业人脉,以寻找留下的方法。有些人直接在领英上发出了求职请求,得到了数百条回复,其中许多人提到了美国和海外还空缺的职位。

十几名最近被解雇的H-1B工人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他们要求匿名,以免激怒前雇主或影响自己的求职。一位30岁的前Twitter设计师在美国工作了14年,去年11月与3500名同事一起被解雇。她表示,自己早就想象过这种情景,每天都生活在不得不收拾好所有东西、匆忙离开美国的恐惧之中。她说:“我们的脑海中总是有这样的想法:我需要搬家吗?”

H-1B项目允许美国雇主在技术领域招聘拥有大学学位的外国工人,而这些领域历来缺乏美国人。H-1B签证有效期为三年,有延期的可能。美国每年允许持有H-1B签证入境的人数上限为8.5万人。不过对H-1B签证的需求一直很高,尤其是在印度专业人士中。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H-1B工人第三季度的工资中值为10.6万美元。但顶尖科技公司的H-1B工人赚得更多。在Meta、Salesforce和Twitter,,H-1B工人的工资中值约为17.5万美元,这还不包括丰厚的奖金和股票期权。

科技企业裁员对印度人的影响尤其大。由于获得永久居留权(绿卡)的办理业务积压,印度人持有临时签证的时间往往比其他国家的人长。每个国家每年最多可获得7%的就业绿卡,因此尽管有近50万印度国民在排队,但每年仅有约1万张绿卡发放。一份国会报告估计,2020年申请绿卡的印度人将需要等待195年之久才能拿到美国的绿卡。而申请绿卡的中国人则需等待18年,至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则不到一年。

今年年初,一位来自印度的H-1B签证持有者刚刚在西雅图买了一套房子,以便在Meta公司开始工作。11个月后,他在寻找另一家公司来雇佣他并为他的签证转移提供担保。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拥有MBA学位,在美国生活了15年。他说,他希望找到一份技术产品或项目经理的工作。他一直在领英上搜索自己的社交网络,加入专门的WhatsApp群,一个接一个地提交申请。他在电话中说:“你必须花几个月的时间准备其中一些工作。你很难告诉自己,即使在证件齐全的情况下留美15年之后,你仍然可能没有办法留下来。成为居民的途径被破坏了。”

如果H-1B签证工人在失业后不得不离开美国,企业必须为他们支付返回祖国的费用。五名持有临时签证的Twitter前员工说,公司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也不清楚他们60天的宽限期何时开始倒计时。当一名员工要求公司给予说明时,一名公司代表建议他们自己找律师,因为法律可以有不同的解释。Twitter对此不予置评。

在领英工作的印度工程师Aditya Tawde称,来自美国公司的移民支持是“最小的”。疫情初期,他被猫途鹰解雇了。在花了两天时间办理离职手续后,他面试了25家公司,并在签证有效期仅剩两周的时候找到了一份工作。“感到悲伤和愤怒是很自然的,”他说。

美国移民局发言人说,该机构正在探索能够解决移民社区面临的挑战的政策选择,并致力于增加移民福利。

来自印度的临时签证持有者Vidhi Agrawal没有受到裁员的影响,他一直在和一个朋友合作,建立一个关于需要工作的H-1B工人的数据库。两周后,名单上就有350多人。她和她的朋友一直在代表他们向招聘人员求助。Agrawal11年前从印度搬到旧金山湾区,现在仍在等待绿卡的发放。她说:“拿着签证丢了工作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当你有了孩子,不得不背井离乡的时候。”

Cecy Cervantes是纽约一家15人科技初创公司的招聘人员。她说,领英上充斥着突然失业的H-1B工人的求职申请,简直跟“疯了”一样。上周的周一,她一觉醒来,收到了47条消息,而不是通常的10条。她已经面试了四名被Twitter解雇的H-1B签证工人,还有一名来自Meta。

Meta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本月宣布裁员1.1万人,他告诉员工,H-1B签证员工将有一个“通知期”,这可以为他们在签证倒计时开始前赢得更多时间,并且会有“专业的移民律师”来提供帮助。但Meta的一名前员工表示,根本没有帮助,这位律师提供了跟推特类似的建议:“找你自己的律师。”不过也有一些人表示,他们感谢这种帮助。

支付处理软件公司Stripe本月裁掉了1000多个工作岗位,并表示,在可能的情况下将为签证身份的变更提供咨询和帮助。Lyft表示,它愿意给予被裁员工几周带薪假期,以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寻找工作。另据亚马逊的三名前员工称,亚马逊给员工60天的时间在公司内部找到另一份工作,然后才会取消他们原来的工作,这延长了他们的签证时间。Salesforce拒绝就是否为被裁人员提供移民援助置评。

“找工作的压力很大,”芝加哥McEntee法律集团的移民律师Fiona McEntee表示,“压力在于时间在流逝。”

一些人已经放弃了希望。一名被一家大型金融科技公司解雇的34岁产品经理说,他正半心半意地试图在未来几周内找到一份工作,但基本上已经下定决心要搬回印度。他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已经在美国生活了7年。他说,回到家乡班加罗尔可能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年迈的父母,还能开自己的公司,这在持签证的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我累坏了,”他谈到积压的绿卡申请时说,“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曙光。”

本资讯链接: - 雷电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 行业资讯 投稿,不代表 雷电财经 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内容及插图归源作者所有。文章为源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雷电财经 立场。
温馨提示: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删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