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引来王健林最失败的投资,阿卡林省会能否实现突破?

存在感比较低的省在网友之间会被戏谑地叫做阿卡林省,日本动漫《摇曳百合》有个主人公因为这个角色的存在感低,故“阿卡林”被当作没有存在感的代名词。这几年互联网上的阿卡林省已经常常代指江西。

 “环江西万亿城市圈”、“环江西985高校”、“环江西自贸区”,这几年的江西几乎完美地错过了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热点。而它的省会南昌,也和江西同样处境尴尬。作为一个区域中心城市,不但已经无法和长江中上游武汉、长沙等相比,随着近年来安徽合肥经济的崛起,南昌在人口和省内经济占比都和大部分省会城市拉开了距离。

南昌滕王阁

作为省会城市,南昌的经济走势必然和江西省的经济有联动作用,江西经济要崛起,也离不开省会南昌的经济提升。

相比其他省会城市,是什么原因让南昌沦落到不上不下的发展境地,未来的南昌是否有机会实现经济突破?

尴尬的区位和不多的人口

一个城市的发展,首先离不开地理区位。有网友把江苏省称为“散装”,其实江西的“散装”一点儿不亚于江苏。由于被六个省环绕,江西完全处于一个次文化带,位于中部偏北位置的南昌,无论从文化还是经济角度其实都很难引领其他江西的地级市共同发展。 

以人文地理的角度来看,江西北部的九江历史上和湖北联系紧密;东北部上饶、鹰潭、景德镇等市无论口音还是饮食习惯都被安徽、浙江和福建深深影响。西部的宜春和萍乡都一直和长沙都市圈打得火热。随着去年12月开通的赣深高铁,江西南部赣州已经正式纳入深圳的高铁2小时生活圈,无论人口还是产业都将更向珠三角靠拢。同时由于中国稀土集团的总部已经落户赣州,让这个江西南部的城市已经拥有成为江西第二极的实力,很难再以南昌马首是瞻了。 

由于60年代小三线工业布局的因素,江西北部平均分布了多个地级城市。导致南昌周围半径75公里内没有其他有规模的地级城市,导致需要发展一个大城市发展缺少可以相互借力的卫星城市。而紧贴着南昌郊区的九江永修县、德安县,宜春靖安县、奉新县、高安市等县级市,不仅人口和经济规模都有限。城镇化率也刚过60%,总体难以形成合力。 

在省内玩不转,南昌想打造一个都市圈,更缺少的是足够的城区面积。今年初就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建言,建议南昌县撤县设区,南昌大都市圈把高安市、丰成市、奉新县整体并入,归南昌市管理。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如果南昌不算2015年新设的新建区,原来仅仅下辖5个区,总面积仅为500多个平方千米。即使算上辖区内的三个县的面积在11个江西的地级市中也只排第七位。城区面积太小,更多的建设自然施展不开。 

此外,人口规模也是制约南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南昌的人口为625万,人口总数方面在江西省内还排在赣州和上饶之后。而南昌市辖区的人口仅为390万,其中人口最多的还是南昌代管的南昌县,人口为145万。市区人口不够多显然让地铁和商业设施的发展都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此外,江西省作为一个人口流出大省,半数以上城市人口都出现净流出。10年里作为唯一一个人口流入百万以上的大城市,南昌的城市人口规模,确实有所增加。但是相比合肥十年净增191万的规模。南昌的发展的脚步还是慢了许多。 

打造强省会为何经济强不起来? 

南昌的另一个短板:整体经济实力不够强。2020年,南昌以5745亿元排名中国城市GDP排名的第40位。根据预测,2021年的南昌的GDP总量预计可以达到6000亿元左右,即使如此也仅有武汉的三分之一、长沙的一半、合肥的60%左右。 

红谷滩夜景 

当然真正让南昌发展遇到瓶颈的是,省会的首位度问题。 首位度就是南昌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在江西省内的经济占比和集聚力。 

有城市规划专家指出在江西周围城市群相对成熟,虹吸效应较强的情况下,做强省会南昌,增强它的辐射力和吸引力,已经是发展江西经济的一件重大议题了。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以2020年的GDP数据为例,南昌的名义GDP增长率仅为2.67%,在江西十一个地级市里排倒数第一。而赣州则以5.17%的增速领跑江西的经济增量。如果以首位度方法来计算的话,2020年,南昌的GDP在江西省的占比约为22%左右。相比之下,同样在打造强省会的合肥经济总量占比在去年已经突破了全省的25%。 

去年8月召开的南昌市全体(扩大)会议直指,“首位度不够更是直接减弱了南昌在全国省会中比拼的竞争优势,迟滞了南昌在中部崛起中勇争先的加速度……” 

南昌万达茂 

再来看商业设施的建设方面,借着城市建设的东风。南昌开始了大规模的招商引资,市中心和众多的商业地标也迁移到了红谷滩新区,地铁也修到了4号线,一座座综合商业体也在市区里拔地而起。其中最具代表性就是南昌的万达茂。2016年由万达集团王健林投资400亿的南昌万达茂,目标是在南昌的红谷滩区打造一座达到网红级别的新地标,设计理念上也把江西的青花瓷和商城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26个不同的青花瓷造型,4万5千块烧制的陶瓷瓷板,万达茂的建筑风格可以用豪气来形容,在19万平方米不仅有商业综合体还包括了海洋世界和主题乐园、电影院等等,这样大规模的商业综合体即使放到一线城市也可以称为大手笔。 

可惜是仅仅三年,惨淡的人气和万达本身的经营危机,就让万达茂被迫降价转让给了融创,配套里各种主题乐园和商城也被迫大幅度缩水,而南昌的万达茂也被媒体评为王健林最失败的投资项目。 

米粉、元宇宙能否打开包围圈? 

光说江西和南昌没有存在感,但有一样美食,近年来却着实在互联网上火了一把,那就是南昌米粉。去年的最后一天,南昌的中华米粉街12月31日正式开街,米粉有望在未来成为南昌的城市名片。去年底江西省还特意发布了《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提升江西米粉竞争力和附加值的实施意见》,到2025年,要培育3-5个国内外知名的米粉餐饮连锁企业和预包装米粉品牌,打造1-2条全国知名的特色米粉美食街区。在未来还要将米粉打造成一个1000亿级别的餐饮赛道。 

2021年第一届中国米粉节在南昌开幕 

米粉经济和餐饮旅游相结合,再加上网红和电商直播,已经是不少地方政府打开流量入口的营销策略。 西安的肉夹馍、重庆的火锅都是成功的美食成功营销城市的案例。 未来的南昌需要更好地讲好米粉故事,吸引新兴消费群体。 对于南昌来说消费者不仅要吃米粉,更要来南昌这座城市消费。 

除了米粉,随着“元宇宙”的概念爆火的VR产业也是南昌这几年产业发展的重点。 

2016年被称为VR的元年。就在当年南昌宣布打造全球首个城市级VR产业基地,成为世界VR产业大会永久举办地。截止2021年,已经华为、阿里、微软等一批VR头部企业入驻园区发展。目前南昌的VR及相关企业营业收入在全国市场占到三分之一,还整体带动江西电子信息产业营收规模,未来的产业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 

在2018年的南昌举行的VR产业大会上马云说:非常完善的先进城市不一定是VR发展的最理想之地,南昌有敢为人先的创业精神,所以搞VR产业结合天时地利人和,必将推动VR产业的快速发展。然而上百家VR产业落户南昌的背后,实际还是南昌给足了落户企业金融支撑、人才政策、应用场景。而南昌也因此得到了企业、留下了产业。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炒热和社会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各行各业对VR技术的需求日益旺盛。 

无论是发力于VR产业还是米粉经济,南昌仔细梳理一下产业结构就会发现,手里的优势资源仍有不少。未来应该明晰产业发展方向,明确城市定位,进一步整合航空工业、汽车工业等传统优势产业,城市建设方面持续扩大城市面积,提高基础建设。昔日的阿卡林省会、未来的大南昌或许可在中部地区寻找新的经济突破。 

参考资料: 

1、 城市进化论《“第五极”呼之欲出,江西坐不住了》 

2、 澎湃新闻《网友建议南昌调整行政区划,官方回复:正在开展调研论证》 

3、 中欧商业评论《GDP已超越陕西,江西真的毫无存在感吗?》 

4、 中国城市观察《阿卡林省?江西为什么缺乏存在感?》 

- END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

本资讯链接: - 雷电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不代表雷电财经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内容及插图归源作者所有。文章为源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雷电财经立场。
温馨提示: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通过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删除!

下一篇:没有了